Search

明治時期‧名越彌五郎制‧寶珠形鳳凰口雕銀壺

一見古美術生活 / 茶道具  / 明治時期‧名越彌五郎制‧寶珠形鳳凰口雕銀壺
寶珠形鳳凰口雕銀壺

明治時期‧名越彌五郎制‧寶珠形鳳凰口雕銀壺

大日本釜師長「名越彌五郎」(1830~1911)於明治十七年的秋天以深厚的功夫錘打出名作「寶珠形鳳凰口雕銀壺」。
極富盛名的名越家族世世代代通稱彌五郎,系出江户時期,名越門下,名家輩出,為釜師中最古的一系。
初代名越家昌為江户幕府御釜師。名越家的第十代名叫昌晴,為江戶至明治時期釜師。舊姓名為小幡仁之助,是八代名越昌孝的弟子,九代名越昌芳的女婿。
由於九代沒有兒子,因此便由女婿昌晴繼承為第十代,成為幕府的御釜師,以深厚的功夫更受封「大日本釜師長」的稱號。

【仙人騎鳳披彩霞,挽上銀瓶照天閣】

此銀壺壺身與壺蓋布滿手工鍛敲飾錘目紋,一錘一打間布局疏密有致,凹凸紋飾自然流暢,富有韻律,呈現千變萬化的風格,或如荒蕪龜裂的大地,或如微風吹拂的波瀾,構思巧妙。直而不肆的光澤,更顯高貴氣質。
寶珠形鳳凰口雕銀壺
壺嘴鍛造象徵繁榮吉祥的鳳凰,簡約高雅,炯炯有神,引頸長鳴,有「鳳凰于飛,翽翽其羽」之感。
壺蓋及壺肩覆飾浮雕銀片,有如鳳凰的吉祥錦衣繡翼。

寶珠形鳳凰口雕銀壺

蟲蝕孔洞,饒富深意

提樑的蟲蝕工藝,鏤飾精巧,為整把壺畫龍點睛。在茶道文化七美中有缺陷、簡素、枯槁、自然、幽玄、脫俗、靜寂,其中又以缺陷為首。
此壺用不規則的蟲蝕孔洞,表達殘缺之美、時間烙印下的痕跡。這是項極度講究的工藝技術,對釜師而言是很大的考驗。釜師必須在銀壺尚未結硬前戳上去,手法需純熟精煉,也需要相當大的勇氣。這些蟲蝕孔洞能起到散熱效果,避免燙手。不完美就是以自然、寬容之心看待事物,一切又呈圓滿。當明白「無常」便是「常」時,才能心無罣礙。
壺底款刻「昌晴正」三小字。整體銀質上乘,寶珠形壺身潤美飽滿,在光線照射下光彩斑斕,精工奪目。
寶珠形鳳凰口雕銀壺

【銀瓶貯泉水一掬,松雨聲來乳花熟】

壺內底部置凸起的花瓣狀響片(亦稱「鳴金」),是釜師專為茶人禪修而作。在水沸騰時,會發出變換無窮的悅耳聲響。用澄明禪心感受流聲悅耳,喚醒塵世之外的清雅與樸真的初心。
寶珠形鳳凰口雕銀壺
壺內壁的半球形出水孔,菱格紋飾布滿濾孔,高潔素雅。球孔的壺相當少見,除做工較為繁複外,也有擴大洞孔的總面積以增加出水流量之效。

在日本,要送別人茶道具都會加上一層木盒,以示尊重,這是茶道界的一種禮儀。對愛茶之人而言,茶道具的價值在於人如何去對待它,此木盒蓋內亦有名越彌五郎毛筆題寫。

寶珠形鳳凰口雕銀壺蓋內題寫:

銀瓶

寶珠形

鳳凰口彫

純銀百十七匁附

 

明治十七秋 造之

 

大日本釜師長

御釜師

名越彌五郎
(章款「昌晴」)

 

【銀壺傲海雪,青管羅名謳】

銀壺在加熱的過程中,會釋放出銀離子,能除去水中雜質異味與細菌,達到潔淨無味、淨化水質外,用銀壺煮水也能軟化水質,有豐富口感之效。李時珍《本草綱目》記載,銀可安五臟、定心神、止驚悸、除邪氣,久服輕身長命。陸羽的《茶經》也說道:「雅則雅矣,潔亦潔矣,若用之恆,而卒歸於銀也。」

寶珠形鳳凰口雕銀壺

大日本釜師長「名越彌五郎」經過千錘百鍊之功的雕琢,賦予銀壺生命與溫度,創造出光彩永恆的工藝精品。一見蝕光沉甸,懷有歷久彌新的情愫,感受生活的醇厚,是茶人藉壺訴說的悠遠。

寶珠形鳳凰口雕銀壺

店內櫃位「一見」是引領東方美學願景的品牌,以全方位設計人的角度,分享值得珍藏的文人服飾、穿戴藝術設計、手工藝品、文玩古物,全部以純手工打造,且獨有一件(一見),發揚底蘊深厚的唐宋文化,以美的驚嘆號點綴日常生活。

大日本釜師長「名越彌五郎」在明治十七年秋天所作的「寶珠形鳳凰口雕銀壺」目前位在台北萬豪酒店中城廣場1樓(樂群二路199號1樓)。櫃位上還有許多雅緻且都只有一件古美逸品。期待您的蒞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