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手捧誠摯的陶碗,敬對生命純粹的美‧陶藝大師陳九駱

一見古美術生活 / 茶道具  / 手捧誠摯的陶碗,敬對生命純粹的美‧陶藝大師陳九駱
陶藝大師陳九駱_陶碗

手捧誠摯的陶碗,敬對生命純粹的美‧陶藝大師陳九駱

捧著陶碗,貼近手心的溫暖,
是即使倒入滾燙的茶湯,仍不燙手的貼心。
厚實穩重的潔白陶碗,是知名燒製志野陶大師「陳九駱」的作品。

陶淵明〈神釋〉:「縱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懼。」

陳九駱在50歲前是個家庭和樂、小有成就的經商人,卻因生意失利,一貧如洗,孓然一身。
窮困潦倒的他,念念不忘年少時接觸過陶土的感動,便選擇在人生最困頓的時候「從心」開始。五十而知天命,他真正開始製陶,隱居在一處海沙屋,一切歸零,以最原始的方式逐步琢磨著陶。
歸隱初期,他很快樂滿足,卻常感無法言喻的孤寂。雖然這是他一心嚮往的志業,但難以忘懷的人生痛苦還是會向他強烈地席捲而來。
陶藝是他唯一的救贖,碗裡的靈魂傾述那時蒼茫孤寂的記憶。他漸漸地接受人生的際遇,能坦然面對走過的這些悲歡離合。
因為懂得,所以寬容以對。
陶藝大師陳九駱_陶碗
陳九駱起伏跌宕的人生故事,充滿著悲喜交集的人生體悟。人生的一些磨難,讓人更加柔軟寬厚,一切諸法,緣生緣滅。懂得,便成為真摯的修行者。
繁華落盡的蘊藏,如實的觀照內省,對今生際遇的感知忠實地呈現,生命的能量凝聚成手中一只陶碗,獨一無二,不可複製。
現在的他看似平淡,卻無比繁華。因為歷經大風大浪,才有對生命的了然,他將自身內在最純粹的靈魂注入陶碗中,每件動人心弦的創作釋放了累積的情感,豐華富足,圓融無礙!

宋·朱熹:「山行前後有光輝,撲撲浮嵐翠染衣。」

隱身山野、潛心製陶的陶藝大師陳九駱,醉心於儒家仁愛謙和,鍾情於老莊淡泊不羈。深受東方文化浸潤的他,選擇了志野陶作為創作主軸。
志野陶起源於中國,當時是僧侶與文人雅士一同品茶論道所用。後來元朝滅宋,許多文化在中國便蕩然無存。孔子曾言:「禮失而求諸野。」
當時在南宋時,日本曾派僧人和工匠在中國學習,流傳到日本變為國粹的「志野燒」,唐代的遺風便完整地在日本被保留下來。
志野陶溫厚潔白的釉與奔放自然的外形,恰如其分地演繹出陳九駱的心性。十年磨一劍,無罣無礙的他,在智慧與慈悲的兼修下,將志野陶達至豁達之境,自此便有了「山行」系列。
陶藝大師陳九駱_陶碗
山嵐疊嶂,雲霧飄渺,孤車行駛於其間,享受那樣真實的壯闊孤寂。
堅實高潔的靈魂,心懷對美最純淨的情懷。
柔軟的心,慈悲如釉透出微潤的光澤,溫柔自適,氣質內斂。
陳九駱依著自己的創作經歷與情感起伏,交織出山行系列的沉穩靜謐,內蘊渾厚,姿態隨性。
陶藝大師陳九駱_陶碗
真情流露的陳九駱會直接用手拿著土坯下去浸釉,所以在碗底外側可見五個孔洞透視著粗獷的土坯,這是陳九駱一貫豪邁率真的製陶方式,毫不掩飾地用原始的生命拿捏作品豐富面貌。底部外露粗獷樸拙的胎坯,更顯生命豐沛的轉化。
陶藝大師陳九駱_陶碗
每每拉坏製陶,陳九駱必將《金剛經》的聲音溢滿整個創作空間,以前愛喝酒的他,為了能燒出好的作品,毅然放棄這個習慣。他認為喝酒容易產生負面情緒,這樣在做陶時就會產生不好的磁場。拉坯過程中,陳九駱會唸偈迴向給作品,因為他希望用他作品的人都能感受到這份安定自在,棄惡向善,離苦得樂,去成為生命中更好的人。

《禮記·中庸》:「君子之道,闇然而日章」

安貧樂道的他,將潛藏於傲骨中澎湃感情的靈魂投射在陶藝裡。他捨斷一切諸惡,率性而為,將作品幻化成語言,承載自身的思想與文化。
陶藝大師陳九駱_陶碗
一切無礙,饒富有情,無垢清淨,圓融無礙,繁華與清寂之間,回歸本心。美學的力量藏匿於不可現的隱微之處,由物觀己,豁達不染的境界,定靜之心油然而生。
蝕光沉甸,任由歲月淬鍊。面對真誠的藝術創作家,讓人返回內在自我覺察,藉以豐富滋養自己,很是自在。
陶藝大師陳九駱_陶碗
現在的我們學會了如何生存,卻尚未學會如何生活。我們迷失在追逐名利之中,卻忘了追逐的初心其實是為了生活。一見望以「美的驚嘆號」點綴日常生活,與大家一同陶然樂活。
要如何才能找到真正的豁達自由與幸福?答案或許就在陳九駱那一只優美古樸的茶碗裡。

店內櫃位

「一見」是引領東方美學願景的品牌,以全方位設計人的角度,分享值得珍藏的文人服飾、穿戴藝術設計、手工藝品、文玩古物,全部以純手工打造,且獨有一件(一見),發揚底蘊深厚的唐宋文化,以美的驚嘆號點綴日常生活。

陶藝大師陳九駱的志野燒作品目前位在台北萬豪酒店中城廣場1樓(樂群二路199號1樓)。櫃位上還有許多雅緻且都只有一件古美逸品。期待您的蒞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