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覺醒的炫幻光澤,最華貴的天然美學‧陶藝家吳金維的柴燒茶器

一見古美術生活 / 茶道具  / 覺醒的炫幻光澤,最華貴的天然美學‧陶藝家吳金維的柴燒茶器
陶藝家吳金維的柴燒茶器

覺醒的炫幻光澤,最華貴的天然美學‧陶藝家吳金維的柴燒茶器

有時我們就處在生命的中央,以至於無法清楚看見自己。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柴燒陶藝家吳金維喚醒土壤自身的金屬微量元素,讓那份深層而真實的醉人光芒,再次閃耀,感受驚喜。

陶藝家吳金維的柴燒茶器

「覺醒」是歷經漫長且苦痛的歸途,重返那至始至終都存在的事實

柴燒經歷人與空間加上時光的相處交融,慢慢讓土胚有自己的面貌、氣息與性格。
舉世聞名的宋代五大名窯或著名景德鎮瓷器的傳世作品,全以柴窯燒製而成。當時因為擔憂木柴燃燒後的灰燼會造成器皿瑕疵,所以除了一些粗陶(如水缸、酒甕)外,所有陶瓷器的胚體都會先放進匣缽(一種耐火材料製成的容器)包覆後再進窯,目的是為呈現柴燒最細膩的一面。
現代陶藝家將柴燒返璞歸真,喜歡讓柴火直接燒胚體,使作品色澤多變,留下自然火痕。整體樸實粗獷的質感搭配敦厚溫潤的色澤呈現的是一種深沉內斂的古雅雅致,這種「新柴燒」與「傳統柴燒」燒出來的成品質感自然有所區隔。
吳金維經歷多年研究,堅持不用任何的金屬、金箔或釉料,僅以裸燒的方式,單純用「一土、二火、三窯技」的方法,燒製出多彩金屬光澤與多種自然色彩互補的「金銀彩」。作品光彩四射,炫目燦爛,令人驚豔讚嘆。
陶藝家吳金維的柴燒茶器
所謂「一土、二火、三窯技」,正是燒陶時在投入柴窯的過程。有沿襲傳統一些土的技法、火的技法,還有窯體本身所生的土、火、窯三個結合的技法所燒出來的成品。
「一土」實際上是利用土本身含有大概三種微量的鐵離子,含鐵量較高的特性,將土做出的胚體維持原本樣貌,不添加任何外來物,因為鐵本身就可以產生很多顏色。
「二火」是用裸燒方式外,再辨別用火的五種火,根據火的不同來呈現陶土面對鐵質互動所燒出來的不同質感。燒窯火焰根據溫度高低不同,有所謂的五種火,分別是明亮、明黃、紅、暗紅、橘紅。不同的火候可以使土裡的鐵離子產生不同的活躍度,成品就會形成許多隨機五彩斑斕的表面。
陶藝家吳金維的柴燒茶器
「三窯技」指的就是燒法的技術。吳金維將作品柴燒燒好到退窯,一次的時間大約在12天左右。光是燒窯時間大概就燒了快90個小時,這當中是不能停止,需不眠不休以不斷還原、氧化兩種方式交替窯燒。當溫度達到攝氏1240度的燃燒點,他冒著再升溫容易造成表層起泡的風險持續加溫,才能達到金屬色澤般的彩度。即使燒了數百窯,每窯縱使環境一樣,但因為天候不同,春夏秋冬的時間點不同,所賦予空氣中的含氧量就會不同,所以在操作的時候,會因為這些變化的大地元素而去改變自己的燒法與想法從而燒出一個新的柴燒作品。
陶藝家吳金維的柴燒茶器
吳金維的柴燒,是揭去覆蓋那初衷的遮蔽物,讓一切進來與之交融,感受它們的衝擊後,能放一切出去,回歸土中金屬元素真實的感覺。這是歷經一遍一遍的測試,烈火焚身後,得以喚醒深處自己真正璀璨的作品。

生命在吐納之間,逐漸滲透出自然原始的情懷

吳金維與陶長達幾十年的創作歷程,一開始是用陶雕塑的方式為主,並發展少數人能製作的陶壁工藝。在新柴燒工藝逐漸萌芽之際,讓他接觸柴燒後,便毅然決然地全心投入該項沿襲古老技法又是創新美學的工藝。
陶藝家吳金維的柴燒茶器
吳金維四處尋覓更適合柴燒創作的地方,不惜從宜蘭老家遷居至苗栗三義。在一個藝術家匯聚的地方,憑著多年的窯燒經驗建自己的窯。數年來歷經學習、失敗、檢討、創新,他累積不斷反覆的這段過往,用歷練中的時間和技術賦予作品不同色澤的金銀彩、火痕、落灰之美學,藍光與結晶花的表現都給人煥然一新的感覺。

陶藝家吳金維的柴燒茶器

初次看到吳金維作品的人,會很容易以為他用近似黃金的釉藥塗上胚體,但這些閃爍炫目的金屬光澤純粹僅來自柴燒烈火下的質變。他用純天然的方法幻化出如金璀璨的陶逸品。新柴燒的製程幾近於遠古老祖宗燒製陶器的方法,僅裸燒且無上釉,吳金維認為雖然他無法全面了解老祖宗在柴燒工藝上的全部美學,但可以用畢生的精力,在僅有的生命裡去解密一二。
陶藝家吳金維的柴燒茶器
所有美好的成果都有一段更難能可貴的過程。他親身走入、貼近關於柴燒的世界,經過幾番焠煉,將靈性的茵蘊冉冉升起,靜而不喧,成就璀璨的美。

柴燒可以燒得很精緻,燒些用釉達不到的境界

想要成就天然金屬光澤的茶器,必須得考慮許多因素。像是最一開始窯的設置,就很重要。目前臺灣的柴窯,常見的大多是穴窯,而非傳統拾階而上的登窯。吳金維親手打造的柴窯結合二者特長,採用穴窯的外觀,登窯的內部結構。換言之,讓磚塊之間有高度落差,階梯式的堆疊方式,使得落灰不致覆蓋胚體,造成一般柴燒無可避免的粗糙現象,而窯內的位置與高度也能讓成品產生不同的色澤與亮度。
陶藝家吳金維的柴燒茶器
吳金維也認為柴燒若取材自經歷過風雨侵蝕的漂流木或殘破的木料,絕對無法燒出令人驚豔感動的作品,因為木頭本身原有的能量可能早已消失大半,所以他堅持選用上好的木材,進而搬到三義就是為了能每天取得木雕廠鋸剩的上好邊材,攢聚能量,在烈火高溫中淬煉成永恆的光澤。
陶藝家吳金維的柴燒茶器
用裸燒將窯面燒出繽紛萬千的多樣化面貌,保留柴燒渾厚內斂的火痕質感,自然而優美讓人百看不厭。不同高溫所產生不同的「窯汗」變化,更呈現精彩迥異於釉藥的風情。柴燒並不僅是燃燒薪柴,而是人與窯的對話、火與土的共舞,運用最自然的方式成就美麗作品。
陶藝家吳金維的柴燒茶器
吳金維的作品除了獨家的金、銀之外,彩的多變漸層色被公認是柴燒最難達到的境界。柴燒顏色變幻璀璨,每次開窯都是驚喜。柴燒無法量產,為能燒出精品,每次只能用小窯燒造,而且開窯的成功率都不超過三成,有時甚至連開數窯都全軍覆沒。良好的成品率很低,市場極為稀有,每一件都是獨一無二,深受收藏家的喜愛。
難得一見!「一件」如故!
吳金維將創作藝術與生活融合在一起,以氣息格調承載文化,留有古時餘情,任由歲月淬鍊,以「美的驚嘆號」點綴日常生活。

陶藝家吳金維的柴燒茶器

店內櫃位

「一見」是引領東方美學願景的品牌,以全方位設計人的角度,分享值得珍藏的文人服飾、穿戴藝術設計、手工藝品、文玩古物,全部以純手工打造,且獨有一件(一見),發揚底蘊深厚的唐宋文化,以美的驚嘆號點綴日常生活。

陶藝家吳金維的柴燒作品目前位在台北萬豪酒店中城廣場1樓(樂群二路199號1樓)。櫃位上還有許多雅緻且都只有一件古美逸品。期待您的蒞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