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烙印著時間刻痕的備前燒茶心壺‧榊原芳山制 _ 難得一見 ‧ 古董 茶道具

一見古美術生活 / 茶道具  / 烙印著時間刻痕的備前燒茶心壺‧榊原芳山制 _ 難得一見 ‧ 古董 茶道具
一見古美術生活 ‧ 難得一見 ‧ 古董 茶道具 【榊原芳山的備前燒茶心壺】

烙印著時間刻痕的備前燒茶心壺‧榊原芳山制 _ 難得一見 ‧ 古董 茶道具

向您介紹 一見古美術生活 ‧ 難得一見 ‧ 古董 茶道具 【榊原芳山的備前燒茶心壺】

「從來佳人似佳茗」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蘇軾在〈次韻曹輔寄壑源試焙新芽〉這首詩中將 難得一見 的優質茶葉比擬為佳人,一代佳人絕妙風華,如同好茶清香傳世。那仙子佳人們是住在什麼樣的地方,才能如此充滿靈氣和空氣感呢?
古言「樓閣玲瓏五雲起,其中綽約多仙子」,看陶藝家是如何細心打造讓茶安住的地方,芳山用心呵護好茶,就像茶人將茶珍藏於心中,以茶入心。
榊原芳山的備前燒茶心壺:難得一見 的備前燒茶心壺, 一見古美術生活 以 古董 的蝕光沉甸,老物恆生,將美的驚嘆號點綴日常生活。

難得一見 的備前燒茶心壺, 一見古美術生活 以 古董 的蝕光沉甸,老物恆生,將美的驚嘆號點綴日常生活。

日本岡山縣的舊名稱之為「備前」,此處是日本遺產的六大古窯之一

相當於魏晉南北朝時期,日本的統治者大量建造古墳,遺跡遍佈,史家定名為古墳時代(約西元3世紀中葉至7世紀)。
當時日本與朝鮮往來頻繁,約在5世紀中葉,由中國經朝鮮半島將高溫柴燒的陶質土器燒製技法傳入日本,日本才出現較為進步的高溫陶器「須惠器」。
最初日本生產的須惠器與朝鮮半島的作品外觀毫無區別,直到豐臣秀吉統一日本後,為掠奪資源向朝鮮發動戰爭,長達5、6年的戰爭中,日本掠奪大量朝鮮陶藝工匠,其中就有源自宗主國唐宋時期傳去的柴燒陶藝技法,而這些技法大幅提高日本陶藝的發展。
而「備前燒」最早可追溯到須惠器,迄今已有千年的歷史。它傳承自古代的須惠器,以唐宋柴燒古法為宗,在六大古窯中,屬最古老與盛名的柴燒,成為日本具代表性的陶器之一。
一見古美術生活 ‧ 難得一見 ‧ 古董 茶道具 【榊原芳山的備前燒茶心壺】

「天津神社」是「備前燒」的守護神,牆面貼著陶藝家進奉的陶板作品,其中也有榊原芳山的陶板。
圖片來自 雪花台灣,文章標題:【遊記】日本.岡山/備前市.天津神社(用備前燒元素建造的陶瓷神社)。

「備前燒」的魅力在於它的自然雅致

宋朝是陶瓷史上的黃金時代,以自然為美,講究柴燒的窯變藝術,反對過度的人工裝飾,燒制的御用名瓷多呈清雅之態,享有美譽。到元清時期,這種文人氣息濃厚的清雅陶器在貴族們的眼中並不討喜,便逐漸沒落。
唐宋遺風卻在日本被完整保留下來,第一代茶道大師村田珠光把茶文化與禪宗文化結合,到徒孫千利休就發展出「和、敬、清、寂」的精神。村田珠光在其弟子贈與他的《茶道秘傳》中提到「備前燒和信樂燒是當時茶陶的最好之物」,可見備前燒深受茶人們的喜愛。備前燒的茶具表現出質樸侘寂美學,雄渾自然之風,深受講究閒寂幽雅趣味的茶人們的喜愛,低調素凈。
備前柴燒的迷人之處,在於完全不彩繪亦不上釉藥,強調泥土原有的溫潤質感,完全靠火焰和自然落灰形成的窯變來製作陶器,富有古風雅趣。在長達兩週燒製的漫長過程裡發生的窯變是「備前燒」的命脈。在燃料充足的情況下,窯中因高溫與火焰的強力衝擊,在器物表面催生天然奇色,讓泥坯與窯火充分地相互作用,出現意想不到的窯變,產生各種深邃莫測的藝術效果。
一見古美術生活 ‧ 難得一見 ‧ 古董 茶道具 【榊原芳山的備前燒茶心壺】

備前燒有著自然界最獨特的色彩與肌理。

深邃莫測的藝術效果並不意味著一切都僅是偶然

製作備前燒的泥土非常講究,因岡山本身擁有品質優越、綿密柔軟並富有黏性的泥土。在秋冬休耕時期會從田裡地底約兩公尺的地方取出細緻且含鐵量較高的泥土,反覆乾燥搗碎數遍,為了不讓原土過度乾燥而產生裂痕,會避免太陽照射以長時間貯藏,靜置三年以上甚至十年的時間,待土中的有機物自然分解後,陶泥會變得更加柔軟,此時才能拿來製作陶器。
遵循古法的備前燒採用的登窯是半地下式的穴窯,由低到高慢慢搭建而起,如同階梯般慢慢遞升往上,有利於蓄溫、升溫,讓溫度集中不浪費。即便在同一個窯,同一時間燒製的陶器,也會因放置位置的不同,面向火源的方向不同,落灰程度的不同而讓作品產生不同的效果。所以備前燒十分重視裝窯的工序,得算好窯火會從哪裡通過,灰燼可能落於何處,再來決定陶坯要放在何處或如何放置。通常在容易落灰的爐口附近才有可能燒出鬼斧神工般的窯變珍品。
還堅持選用當地盛產最多並富含樹脂與鐵質的赤松木當燃料燒製陶器,因為赤松木中的樹脂會產生高溫,當其灰燼與樹脂自然落在陶坯上,就會形成獨特的美感。但即使做足一切努力,機關算盡之下,還是得有十分的運氣才能見到非人力之所能的奇色異彩。
一見古美術生活 ‧ 難得一見 ‧ 古董 茶道具 【榊原芳山的備前燒茶心壺】

榊原芳山的備前燒茶心壺不論內外都兼具優美古樸,百看不膩的獨特美感,值得玩味。

備前燒擁有七項不可思議的特點

由於備前燒不使用釉藥,加上其使用的泥土耐火性差、收縮率大,只要溫度急劇變化時就很容易破損,因此發展出耗費較長時間慢慢提高窯內溫度的柴燒技法。一般瓦斯窯大概只需三天就能完成,但備前燒卻需花費長時間醞釀才能完成。備前燒依古老的柴燒方式燒製,薪柴的用量會因窯的大小、燒製天數而異,因木材燃燒較慢,每次需耗費約10噸的赤松木,才能把窯加熱到1200度至1300度的高溫,連續數日的燒製,使作品表面呈現出豐富自然的顏色變化。
榊原芳山的備前燒茶心壺
備前燒陶器在尚未完全冷卻的狀態下出窯,會很容易造成裂痕,所以當燒成的作品不會立刻從窯內取出,而是先留在窯內慢慢冷卻,逐漸降溫。從裝窯、燒窯、冷卻、出窯,完成所有工序大約需一個月的時間,期間所耗費的心力與木料是難以估計的。如此耗時費心燒出的備前燒,其強度是其他陶器不可比擬的,以長時間火燒歷練出格外堅硬、耐用、不易碎的備前燒研缽有「擲而不破」的特點。
也因備前燒的內部是較為細密的組織結構,因此比熱大,保溫效果佳,溫度難升難降,具有「隔絕溫度」的特點。這款茶心壺,能讓茶安心入住,保有茶葉的清香。
又因備前燒表面比起其他燒製品更具有細緻的凹凸紋理加上內部有細小的氣孔,這些細小凹凸讓存放的茶葉水分不蒸發,也能讓濕度很快平衡,保有茶葉鮮度。根據資料,岡山理工學院的科學家曾發現,備前燒阻擋90%的遠紅外線,這使得天然材料能夠保持新鮮,從而保留茶葉的味道,故具「微通透氣」、「保持新鮮」的特點。
由於備前燒的耐用性極佳,在經過長時間的使用後外表粗糙的觸感也會漸趨圓潤,越用會越感覺到器物本身的質樸魅力,因此有「質樸手感」、「觸感沉穩」的特點。
一見古美術生活 ‧ 難得一見 ‧ 古董 茶道具 【榊原芳山的備前燒茶心壺】

雙層緊密蓋子的設計,能讓茶葉更加安心入住,保有宜人清香。

備前燒茶心壺烙印著時間的刻痕,蘊藏著豐沛的情感

源遠流長的備前燒是日本柴燒器物的代表,為日本六大古窯之一,完全不使用任何華麗的釉料,強調泥土原有的樸拙質感,僅以火焰燒出自然的美,職人們投注一生心血成就不凡器物。
一見古美術生活 ‧ 難得一見 ‧ 古董 茶道具 【榊原芳山的備前燒茶心壺】

底部有陶藝家榊原芳山的落款。

陶藝家「榊原芳山」出生於岡山縣備前市伊部地區,本名「榊原芳光」的他,師承備前燒大家初代松田華山。從大正時代到平成時代,他建立了渓翠窯專研這項古老技藝。
由於燒製備前燒費時耗工,不少的窯每年只會開窯燒二到四次,產量有限。加上古樸雅美的質感,備前燒一直受到歡迎,甚至昭和時代的皇室都指名要使用備前燒所做的生活陶。
一見古美術生活 ‧ 難得一見 ‧ 古董 茶道具 【榊原芳山的備前燒茶心壺】
茶倉,又名「茶心壺」,在日本茶道稱為「茶壺」。榊原芳山燒製這款備前茶心壺用於儲茶,是茶席必備之物。備前燒的低調樸素與自然雅致的絢彩可搭配任何東西,起到平衡整個茶席的布局與增強畫面感之效。當倒茶時,輕柔地轉動它,動作連續優雅自在。隨著肢體儀態,備前茶心壺融入的動作,呈現美妙自如的平衡感。
一見古美術生活 ‧ 難得一見 ‧ 古董 茶道具 【榊原芳山的備前燒茶心壺】

備前燒茶心壺內蓋的雕工也不馬虎,精緻細膩,整體毫不保留呈現泥與火交織的藝術。

匠人眼中,備前燒有著自然界最獨特的色彩與肌理,在備前燒的世界裡,永遠不會出現兩件相同的作品。浴火重生,觸摸古老的陶藝。一種用薪柴在陶土中注入不可思議的能量,毫不保留呈現泥與火交織的藝術。沒有釉色的簡單造型,自然形成千變萬化的窯變,獨一無二,難得一見。不可替代的侘寂之美,優美古樸,獨特美感具有暖意。
一塊泥土,是有生命的,歷經春雨秋霜浸潤,再由陶藝家賦予形體,從此與人不離不棄,和茶相偎相依。做陶如做人,但陶可比人的生命更加永恆。
陶藝之所以打動人心,或許不僅是對陶藝的喜愛,還包含嚮往著田園生活的期盼。備前茶心壺帶著懷古心意,摻雜對土地最深刻的文化記憶。柴燒不止拘於泥與火,而是融入更多的人文情感和人生道理。

店內櫃位

「一見」是引領東方美學願景的品牌,以全方位設計人的角度,分享值得珍藏的文人服飾、穿戴藝術設計、手工藝品、文玩古物,全部以純手工打造,且獨有一件(一見),發揚底蘊深厚的唐宋文化,以美的驚嘆號點綴日常生活。

陶藝家榊原芳山的備前燒茶心壺目前位在台北萬豪酒店中城廣場1樓(樂群二路199號1樓)。櫃位上還有許多雅緻且都只有一件古美逸品。期待您的蒞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