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這款鐵,比金還要昂貴!似淡而實美的鐵打出_ 難得一見 ‧ 鐵打出 ‧ 古董

一見古美術生活 / 茶道具  / 這款鐵,比金還要昂貴!似淡而實美的鐵打出_ 難得一見 ‧ 鐵打出 ‧ 古董
難得一見 ‧ 鐵打出 ‧ 古董

這款鐵,比金還要昂貴!似淡而實美的鐵打出_ 難得一見 ‧ 鐵打出 ‧ 古董

向您介紹 難得一見 ‧ 鐵打出 ‧ 古董

中國古代冶煉金屬的技術淵遠流長,在整個經濟發展中可見其彌足重要。
其中錯金銀的工藝更是從青銅時代可見。據許慎《說文解字》:「錯,金塗也。」而清代著名訓詁學家段玉裁的注釋中寫道:「涂,俗作塗,又作搽,謂以金措其上也。」因此把金、銀等金屬錯置在器物上的動作,都可稱之為「錯」。
錯金銀這種工藝需在器物表面繪上精細紋樣,再依紋樣之形鏨刻極淺凹槽,
難得一見 ‧ 鐵打出 ‧ 古董

開鏨凹槽的技術,又稱為「刻鏤」或「鏤金」。

然後將純金、純銀拉成細圓絲或薄片鑲嵌壓入凹槽中。待金銀鑲嵌完畢,因器物表面並不平整,所以必須磨錯,將器物打磨平整,拋光磨亮,使金絲或金片與器物表面自然平滑,嚴謹合和的地步。
難得一見 ‧ 鐵打出 ‧ 古董

蝕光沉甸,古樸深邃的鐵任由歲月淬鍊,始終與恆生明媚的金銀親密無間。

在金工藝術文化裡,「鐵打出」備受尊崇,被譽為是「幻之技法」

所謂「打出」指的是用一片金屬經過千百次捶打塑型成品,所以鐵打出與鑄造法鐵器的厚重感是完全不同的風格。能完成複雜的形狀是需要運用到各式鐵槌,分毫不差地掌握力道加以捶打,透過延展成極薄、極輕、厚度均一的金屬片後,再絞扭彎曲成心中的器物實體。力道若多一分,則金屬片易碎裂,若少一分又無法塑型。所以這種工法失敗率高,難度極高,且材薄質輕而堅,擁有細膩肌理和輕巧如羽翼般的特質。
難得一見 ‧ 鐵打出 ‧ 古董

力道若多一分,則金屬片易碎裂,若少一分又無法塑型。

而「鐵打出」更為世人所矚目珍賞,是因為在所有金屬材質中,鐵的熔點既高,延展性又屬最低的,其難度幾為金工之絕。要如何讓鐵片加以延展,並在高溫的加工條件下又能保持作品的完整性與厚薄均一的特點,就會比一般的打出工藝更加困難。
難得一見 ‧ 鐵打出 ‧ 古董

沉穩低調的鐵打出,製作時必需保持作品的完整度外,也講究厚薄均一的特點。

還要精準拿捏各個細部捶打的力道與彎曲成形的處理,一不小心就可能前功盡棄。每一步費工耗時,再再考驗著能工巧匠的功力、耐性與細心。倘若又在輕薄的鐵片上錯金銀更是萬分驚險。
難得一見 ‧ 鐵打出 ‧ 古董

鐵打出翔鳥雙飛水草間菸盒,盒面以錯金銀工法靈巧展現飛鳥雙飛於水草間,呈和諧悠然自在樣。

難得一見 ‧ 鐵打出 ‧ 古董

震地金獅吼鐵打出菸盒,盒面以錯金銀工法勾勒出獅子搖光威赫赫,獅吼於危嶺上之貌。

若開槽稍有不慎便可能滲漏。在器物沿口內外相接處鑲嵌其他金屬,需嚴格掌握紋飾的一致性,不允許絲毫分差,否則器物內外紋飾寬度不一就會導致整體構圖十分紊亂。
難得一見 ‧ 鐵打出 ‧ 古董

細部捶打的力道與彎曲成形的處理,一不小心就可能前功盡棄。

一件精美的鐵打出代表超凡技術水準,是很難製作成功的,故量少質精,存世作品不多。十二世紀中葉,日本天皇甚是喜愛,對鐵打出留下這句傳世名言:「每件作品,都像件珍品的稀有。」
難得一見 ‧ 鐵打出 ‧ 古董

江戶時代的鐵打出香爐。執於不用焊接,純以一塊鐵重複捶打延展成形的繁複工藝,難度極高。現存世鐵打出作品不多。

蘇軾〈與二郎侄〉:「其實不是平淡,絢爛之極也。」

鐵打出之所以迷人,乃因鐵的鏽斑能真確表現「侘寂」美學,不矯情不做作,清澄靜寂,平易自然,是絢爛之極的結果,散發出無可抗拒的氣韻。
難得一見 ‧ 鐵打出 ‧ 古董

沉穩雅緻的色調使人在淡泊寧靜中找到心之歸宿。

表現拙可不容易,在到達平淡之前,必須經過一番陶洗冶煉的功夫,累積雄厚的基礎,練達後到達通透的境界,才能壯闊於閒淡之中。
難得一見 ‧ 鐵打出 ‧ 古董

鐵打出是難得一見,僅有一件的創作。

「所貴於枯淡者,謂其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實美。」鐵打出是在「精」和「雅」的基礎上誕生的美學。
難得一見 ‧ 鐵打出 ‧ 古董

鐵打出鑲銅邊茶托的典雅金屬色澤擁有細膩手打肌理和輕巧如羽翼般的特質。

境與意的吻合需要匠人在創作時有顆純淨的心和突出的覺察,才能使器物不論從任一個角度看,都能感受到自然唯一,獨一無二的美。
難得一見 ‧ 鐵打出 ‧ 古董

鐵打出梅花茶托透過微微遺留在器身上的捶打痕跡,訴說著匠心溫度的語言。

先人延續下來的技藝,現代的我們,遺忘了規律以外的個性,只依賴著現代文明的機器,反倒讓原有溫度及靈魂的作品,變成泠冰冰的工業製品。鐵打出工藝精湛,歎為觀止,器身舒緩姿態與鐵質和諧的配合,拙樸淡雅。
文人藝術深層意蘊,自然而然地保留手工創作的不確定因素,達到真正的平淡自適。
難得一見 ‧ 鐵打出 ‧ 古董

每件獨一無二的鐵打出茶罐是用鐵塊加以延展至極薄、極輕、厚度均一的鐵片製成。

蘇軾〈和飲酒〉:「縱心與事往,所遇無復疑。」在鐵打出工藝裡的那份艱辛,匠人完成的喜悅均留存在作品中,流露出的情韻難得一見,一見如故。
難得一見 ‧ 鐵打出 ‧ 古董

以純手工打造的鐵打出蓮片形茶托,用美的驚嘆號點綴日常生活。

店內櫃位

「一見」是引領東方美學願景的品牌,以全方位設計人的角度,分享值得珍藏的文人服飾、穿戴藝術設計、手工藝品、文玩古物,全部以純手工打造,且獨有一件(一見),發揚底蘊深厚的唐宋文化,以美的驚嘆號點綴日常生活。

各式難得一見的鐵打出,獨一無二的創作都在台北萬豪酒店中城廣場1樓(樂群二路199號1樓)。櫃位上還有許多雅緻且都只有一件古美逸品。期待您的蒞臨。